2009那点破事

去年底,我发于几家网站的帖子《2008祭》,以民生的视角对于时事发表了不同的看法,引发了众多的议论。没几天,大多网站的网管先后将此贴删除。 一年很快过去,又到了2009年的年底。此时,我断不会再发《2009祭》了,因为既劳神,又难免被删。这里,只说说2009年的几件破事儿。 2009年1月14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将2007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现价总量修正为257,306亿人民币,又按着升值后的汇率计算,自主地将中国排在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的位置,足见执政者致力于以GDP的高速增长来证明自己的执政业绩的行为是怎样的迫不及待。它们对于GDP的追求如同吸毒者对于海洛因的渴求一样,分分钟享受着GDP排名带给他们的幻觉与快感,时刻刻期盼GDP高速增长对国人以及世人的麻醉与诱惑。

其实人们很清楚,我们的人均GDP排名只在106位,是3315美元,比改制后的俄罗斯的11806美元还差得很远,比同宗台湾的17040美元差的更多,比起韩国的19504,香港的30755,日本的38559,以及新加坡的38972,执政者应该感到脸红,因为我们的排名,1960年排第78位,1970年排82位,1980年排94位,1990年排105位,2008年排106位,并非上升,而是下降趋势。 重要的是,我们的GDP增长,是以出卖能源和牺牲环境作为代价,是抢食子孙口粮的可鄙行为。更重要的是,我们GDP增长大多是靠房地产带动相关产业得来的。而所谓被开发的处女地实际上是人们或安居或从业的生存依靠,是地方政/府伙同开发商、开发商动用黑社会闯入连国王都不能进的民宅和农田,以低价从民众手里强行买走,又以高价将建成的房屋卖给诸如煤老板之类的有钱人。而开发商暴利的四成又流到了政/府的各个部门及个人的腰包里。更更重要的是,GDP增长的成果,有多少用于改善民生,又有多少财富以各种见得人与见不得人的渠道流入权贵们的腰包?国进民退,国富民穷,与民争利不是当今的现实吗? 的。 2009年,中国的中小企业在经济危机中的倒掉一片,为数不少的企业职工下岗待业。在人们明显减少的同时,物价却不跌反涨:不止房价大涨,就连北京的大白菜都卖到8毛钱一斤。水费、燃气费涨价听证会就像春天闹猫一样,闹过一群接着又是一群。说是听证,参会的代表与人大、政协的代表一样,不知是谁选出来的。一个个既像婊子,又像嫖客,真TMD恶心!中国的事情不仅特色,还真邪性。 2009年,中国人民用自己几万个亿的血汗钱,为美国人制造的危机买单,为了美国人民的幸福生活做着雷锋式的国际主义的巨大贡献。 2009年,中国湖北一个叫做邓玉娇的21岁女人被政府官员几度压在身体下,却坚决不与之做那事儿,情急中还刺了那男人四刀,惹了有罪无罚的一场官司。而在整个中国,有多少被权势压在身体下的女人或文人或者什么人不仅不觉得屈辱,甚至还在浪声浪气地叫床。 2009年,为了60年的庆典和阅兵,直接和间接的花去纳税人多少钱,虽然要求公之于众的呼声很高,但做寿的人始终不予交代。其实,我们的国庆日不过是一党以暴力取得执政权并开始专制的纪念日,与国家的概念本无关系。纵览其执政六十年时间之长与民生改善之不足以及党内贪腐严重、缺乏民主执政不力之现状,不值得炫耀。相反,应当思过自省以谢国人。世界上多少个经济发达国家都不搞庆典和阅兵,一个人均GDP排名百位以外的中国,执政者用大量的纳税人的血汗钱来为自己的执政张扬庆贺,不仅不妥,几近犯浑。中华民族历史以来曾有过许多个国庆日,无非是改朝换代后执政者们不思政绩标榜盛世的表演而已,就连结束封建帝制的民国盖莫如此。建国大业也无非是流血死人夺得执政权,从而实现一党的政治主张抑或是完成个人霸业而已。这在民主社会,不过是一场选举就能完成的事情。 2009年,财政部下发了《关于企业加强职工福利费财务管理的通知》,其内容是:企业为职工提供的交通、住房、通讯待遇,已经实行货币化改革的,按月按标准发放或支付的住房补贴、交通补贴或者车改补贴、通讯补贴,应当纳入职工工资总额,不再纳入职工福利费管理。尚未实行货币化改革的,企业发生的相关支出作为职工福利费管理,但根据国家有关企业住房制度改革政策的统一规定,不得再为职工购建住房。企业给职工发放的节日补助、未统一供餐而按月发放的午餐费补贴,应当纳入工资总额管理。这意味着如果这部分费用计入工资收入,势必会导致职工多缴个人所得税,从而加重了企业和职工的税负。 而与此同时,全国一年公款消费9000亿的数字,财政部一直不予承认。并且为公款吃喝重新定义——公款伙食费。如此严重的公款消费问题,财政部似乎并不太在意,一副财大气粗,满不在乎的样子。试问:公仆们一年公款消费9000亿,是否也要计入他们的收入,缴纳所得税呢?在试图增加企业和职工税负的同时,又为公款吃喝开脱,财政部在乎的到底是民生,还是官员的口福呢? 2009年,中国工人40年来再次被关注,不是在中国,而是在美国。最近出版的美国《时代周刊》把中国工人选为2009年的第二号年度风云人物。在中国,三十年来被财富青睐与社会关注的,除了政治精英民营企业家太子党奥运冠军超女以外,还有赚得盆满钵满的赵本山和不男不女的小沈阳之流。而作为创造社会财富的主力军工人包括农民工,却始终得不到社会的足够尊重与政府的善待,以至于在如此导向下形成了一个社会认知:人们不惜一切成本和手段送子女读大学,争做白领。其后果不仅推动了应试教育的泛滥和教育资源的浪费以及由此产生的一大批无用之才,还使得中国的技术工人尤其是高级技工严重短缺或断档。在以出卖资源和牺牲环境为代价提供给世界特别是发达国家的“中国制造”,充斥着诸多初级低劣的产品,在被外国人以低廉的价格享用的同时,又因为科技含量的低下,如同它的制造者与管理者一样而被他们贬损和讥笑。这就是以卑微的自身,为所谓的GDP增长保8,为美国人以及全世界人民服务的中国工人,一个反而被自己的国家与政府视若草芥,在经济危机中最受冲击,在贫困线上下浮动的中国工人。 2009年1月8日,由文化部、广电总局、新闻出版总署等部门秉承上司旨意实施的整治互联网的行动,捎带把老朽所在的牛博网给毫无声息地办了,从此,老朽少了一个与网友消遣的去处。 2009年,老朽仅在新浪一家,就有38个帖子被删。2009年,思想和言论是被关在牢笼里的,而政府则在牢笼外面教唆和呵斥。 2009年2月9日,央视的男性生殖器被烧,一个生来就被阉割的太监媒体形象因为裆下空洞而更加生动真实。假设有朝一日女性生殖器再度被烧,我想人们同样不会为之惋惜。因为留着一个浑身长满痔疮的什物让人看着总觉得不舒服。 2009年11月15日至18日一一美国总统奥巴马访问中国,其间只接受南方周末采访而不与主流媒体接触的举动,已是对官方媒体的剪辑功能不敢恭维的表示了。 2009年,互联网已成为大众接受信息发表言论的一个渠道。社科院发布的2010年社会蓝皮书《2010年中国社会形势分析与预测》指出,互联网成为新闻舆论独立源头。而央视,一个60年来专事制造和垄断舆论的卑鄙至极的御用传媒,被冷落和不屑后的恼怒就只能化作它的本能——攻击互联网了。12月20日,ccav在凤凰网发文:网络黑社会操控舆论。一个无耻的缺失下体的太监媒体竟然贼喊捉贼的说别人操控舆论,真是急不择言。 2009年,中国做为一个有责任的大国,免除了亚非拉多国的一百多亿美元的债务,同时准备增加对非洲的贷款额度,而且说明了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说白了,不就是让这些墙头草国家不与台湾建交,不就是不被人权大会谴责吗? 2009年,从年初到年尾,暴力拆迁不断上演“好戏”,从”不小心碰倒”到“暴力抗法自焚”,直至目前,仍在博弈新的条例。 2009年,一部拍摄了现实的电视剧《蜗居》没有播完就被停播,不知道触动了上层的那根神经,虽然剧情对比原著已经做了较大的改动。 2009年,因三鹿事件下台的李长江同志重新起用,任全国“扫黄打非”领导小组付组长。是金子总会闪光,是人才党一定会重用。 2009年,农民工与自己老婆自由做爱的愿望还未实现。自个儿的老婆不能用仍然是个有点别扭的现实。 2009年,最轻松的破事儿是:10月16日至10月2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一届运动会在山东举行。说它轻松,是因为全运会尚未开幕,已有1/3金牌产生,大多项目的冠军早已内定,运动员无须拼争。对此,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肖天说,“我们一直走有中国特色的体育道路。奥运和亚运会都是在限定的时间内比完,大多数项目在固定的时间在一定的城市。不过在中国,全运会有中国特色。” 2009年,一贯漠视民生的决策者们对于民生的改善和关注是如百姓期盼的有所进步了呢还是进一步冷漠了呢?他们对于民众的言论自由是放宽了呢还是在进一步打压呢?老朽不再多言,比较《2008祭》中提及的一些当时的状况,答案自然会明了的。 最后说一句,这个帖子由我一人完成,肯定是不够热闹的。请各位网友尽书己见,说说更多更有趣的破事儿,算是破事儿接龙,也算做辞旧迎新的游戏吧!

 

———————————————————— 本文转载自天涯社区,原作者 平庸老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